adc影院面向全球华人

  

羅君寧將會議室的門關上,說道:“知道嗎,去年我是恨不得殺瞭你,可是你像隻縮頭烏龜一樣躲瞭回去,我沒有辦法。現在,我們也算是盟友瞭,但我還是很想揍你一頓,你說我該動手嗎?”

李在珉似乎早就猜到時羅君寧會這樣說一般,笑容不變的說道:“羅少,如果這能讓你消氣的話,我沒有意見。”

“都說瞭,我不是什麼羅少。”羅君寧冷哼道,他並不想認為自己的一切都是靠著傢裡來的,而且他認為自己現在所取得的成就雖然不大,但卻實打實是靠自己的能力掙來的,根本不需要‘羅少’這樣一個聽著很不爽的稱呼來提醒他什麼。

李在珉點點頭,順勢說道:“好吧,羅顧問,這樣可以瞭吧?你說你要揍我,那就來吧。”

李在珉說完便默默的看著羅君寧,讓羅君寧心裡一陣嘀咕,懷疑面前這小子是不是有什麼陰謀,甚至在這裡裝瞭監視器然後準備把他打人的視頻發出去,不過想到這兒是自傢的地盤而不是CJ,根本沒有可能被人裝監視器,也就放下瞭心,而面前李在珉這一副無所謂的表情也讓羅君寧更是火大。

砰!

重拳到肉的聲音和痛哼聲、倒地聲同時響起,李在珉有些狼狽的坐倒在地板上,右臉一片通紅,嘴角更是漫出一絲血跡,顯然羅君寧剛才那一拳並沒有放水,打得是實打實的,不過李在珉卻似乎完全不在意一般,緩過氣來後從地板上爬瞭起來,也不去擦嘴角的血跡,勉強笑道:“羅顧問,這下順心瞭嗎?如果不順心的話,繼續吧。”

羅君寧看著眼前這個‘討打’的李在珉,突然沒有瞭繼續打下去的心思,轉過身就要離開,“懦夫。”

之前一擊重拳都沒有讓李在珉變色,而這一句懦夫,卻像是擊中瞭他最痛的傷疤一樣,讓他的臉一陣扭曲,嗬嗬的聲音像是在喉嚨中壓抑出來一般,恨恨的說道:“羅大少爺說得沒錯,我的確就是懦夫,你是大少爺,是獨子,怎麼會知道我這樣的私生子的痛苦?你覺得你自己很不起是嗎,不過也是,無限制作呀,上半年一出手就好幾百億的收益,可如果沒有你背後的傢庭,真以為李傢和崔傢會幫你?真以為三大電視臺會動不瞭你一個才成立就要和他們搶飯碗的小公司嗎?而我呢?我當初設計尹恩惠的手段是有些卑鄙,但我也隻是想要過得更好一點而已。和你們這樣的大少爺不同,我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去拼、自己去搶,從小我就知道,如果我不去爭、不表現出自己的價值,就算是那個王八蛋的兒子,但終究也隻是一個私生子而已,等那王八蛋死瞭,我甚至會被掃地出門、變成一個乞丐!這一次是我最後的機會,所以哪怕我同樣很討厭你這樣的大少爺,可我也要拉下臉來求你,哪怕你打瞭我右臉,我也要把左臉送上來讓你再打、還要讓你打得開心,免得你心理覺得不爽快,最後還撕毀已經簽好的合約,哪怕這份合約的內容對CJ來說根本不是最重要的,但我也不敢讓它失敗,因為這是我最後證明自己價值的機會。怎麼樣,是不是感覺很有成就感?”

羅君寧回過身,面無表情的看著激動得滿臉通紅的李在珉,眼中閃過一絲憐憫,“自身的痛苦並不是你理直氣狀的去傷害其它人的理由,當初的事情就算瞭,隻要你不再把心思打到我身邊的人身上,我不會再去追究。還有,無論你怎麼想,不要叫我羅少。”

羅君寧傢裡沒有那麼復雜,但當初在中國的小圈子裡不是沒有過私生子的情況,所以他能夠理解這些私生的境況,但理解並不代表著原諒,如果不是當初尹恩惠和他並沒有受到直接的真實傷害,他是不可能這麼輕易的放過李在珉的,哪怕再可憐對方也一樣。

李在珉面色一陣變幻,沒有那面具一般的笑容,而是帶上瞭一些真誠:“謝謝我就不說瞭,不過可以送給你一個消息,是關於你的前女友權侑莉的。”

羅君寧心中一緊,隨即惡狠狠的瞪向李在珉。

“別誤會,我沒有對她做什麼,隻是知道瞭一些有趣的事情而已,準備告訴你。”李在珉毫不回避的直視著羅君寧。

半晌,羅君寧沉聲說道:“說吧,我在聽。”

李在珉說瞭許多,可也僅僅是說而已,面對羅君寧那懷疑的目光,他很是光棍的攤瞭攤手道:“你可以自己查。”

“如果這一次你說的是假話,我或許會更高興一些。”羅君寧說完便離開瞭會議室,在出門前留下一句,“整理一下吧,免得被人認為我們在這裡面打架瞭。”

李在珉輕笑一聲,抽出紙巾擦掉嘴角的血跡,臉上那激動的表情也漸漸恢復瞭平靜,眼中滿中是嘲諷的光芒。

……

“內,謝謝歐尼。”

權侑莉掛斷電話,有些無奈,又有些開心,自從認識孫藝珍這個前輩之後,似乎這位前輩對她很對眼一般,明明很忙,卻總是很關心她,這不,幾乎是每天一個例行電話瞭,她開心,因為能夠得到這樣一位實力強勁的前輩的友誼,對出道後的她有很大的幫助,但無奈的是這位前輩似乎有些熱情過頭瞭。

“又是孫藝珍前輩的電話?”鄭秀妍手中拿著毛巾擦著額頭上的汗,剛剛的舞蹈課的確有些累人。

權侑莉點點頭,沒有說話。

兩個好姐妹之間安靜瞭下來,直到其它女孩也過來休息、尤其是林允兒這個開心果擠瞭過來後,才變得熱鬧瞭起來,不過權侑莉的電話似乎不甘寂寞一般又響瞭起來,就在眾人以為之又是孫藝珍打過來的電話時,卻聽權侑莉驚訝的低聲道:“君寧oppa?”

靜。

鄭秀妍擦汗的手一頓,隨即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繼續著之前的動作。

權侑莉看瞭一眼鄭秀妍,接起電話,平靜的問道:“君寧oppa,這個時間打電話給我,有什麼事情嗎?”

羅君寧打電話給權侑莉也是一時沖動,畢竟有些話題實在不好直接問這個當事人,因此也隻是關心瞭一下她後便掛斷瞭電話,而在他為自己這個魯莽的電話而懊惱的時候,他的電話也響瞭起來,不用猜,就是鄭秀妍打過來的。

“真的沒有什麼,隻是關心一下而已,沒別的什麼……嗯,晚點我去接你……”

很沒有可信度的話,可鄭秀妍還是信瞭,掛斷電話的羅君寧無奈的嘆瞭口氣,心裡對女友多瞭一絲愧疚,不過想到李在珉說的那些事情,他心裡依然很是介懷,可權侑莉那邊不好說,鄭秀妍這邊不能說,而這件哪怕有真憑實據也無法在圈內公開的消息也不好拜托圈內人去打探,於是,羅君寧隻有瞭唯一的一個選擇。

鄭秀妍打完電話回來,幾個女孩間的氣氛還有些異樣,顯然是因為剛才羅君寧打給權侑莉的那個電話,林允兒正想著怎麼活躍氣氛呢,她的手機也響瞭起來,不出意外的,還是羅君寧打來的。

幾個女孩面面相覷,林允兒也有些不知所措,小心翼翼的看向鄭秀妍。

“出去接吧,他肯定有些需要保密的事情,你是他妹妹,可是很特別的。”鄭秀妍說得很是大肚,可話裡那酸酸的語氣卻是怎麼都掩飾不住,其實她也知道自己這份醋意有些莫名其妙,因為羅君寧和林允兒之間是真的隻有兄妹之情,沒有哪怕一丁點的男女之情,所以她的這份醋意無論是對林允兒還是對她自己來說都是不公平的,可理智又如何能夠完全掌控理性呢?

林允兒傻笑瞭幾聲,然後走到瞭一旁,接起電話就是一陣埋怨:“oppa,你要說什麼呀,我都要被西卡歐尼誤會瞭,你沒看到剛才她好大的醋勁呀,我都怕她突然跳起來打我。”

“不會的,以秀妍的性子,如果真的醋意上頭,不會打人的,最多來個殺人埋屍。”羅君寧在聽到林允兒的聲音時就是一陣輕松,此時明明有很想知道的內容卻也能夠按下心思先開一下玩笑。

“oppa!”林允兒恨恨的說道,“我要掛電話啦?”

“別別別,我有事情要問你呢。”羅君寧連忙叫停,否則林允兒這丫頭還真會掛他的電話,“孫藝珍是不是經常找侑莉?”

林允兒愣瞭一下,小聲說道:“內,孫藝珍前輩最近幾乎每天都給侑莉歐尼打電話。不過oppa,你現在是西卡歐尼的男朋友,是不是太過於關心侑莉歐尼啦?”

不怪林允兒誤會,孫藝珍對權侑莉熱情的態度也隻有她們這個小圈子裡的人清楚,而作為羅君寧女友的鄭秀妍不會主動提及權侑莉的事情,金泰妍為瞭避嫌也很少和羅君寧通電話瞭,林允兒自己也沒有說,那麼羅君寧的消息來源就特別可疑。

林允兒的態度讓羅君寧很是無語,他已經很克制自己不去關心權侑莉瞭,平時如果不是權侑莉去傢裡休息,他根本沒有和這個女孩交流的機會,而且這一次如果不是李在珉給的消息太過讓人驚訝,他也不會在激動之下,做出讓鄭秀妍吃醋的舉動。

得到瞭想要的答案後,羅君寧承諾等林允兒有空的時候帶她去遊樂場玩後便掛斷瞭電話,然後靠在椅子上,皺眉不已。

權侑莉以後肯定是要出道的,而且從他‘看’到的畫面中,權侑莉未來的成就不會低,甚至很可能是亞洲、國際級巨星,而未來是無法改變的嗎?不,如果未來無法改變,那麼他拿出來的《宮》和《咖啡王子一號店》就不會有那麼高的成績瞭,所以哪怕‘看’到瞭未來,他也不會把那當作最終的現實,所以他才會這麼擔心權侑莉。

和鄭秀妍不同,作為他的女友,羅君寧既然認可瞭鄭秀妍出道去追尋夢想這件事,那麼就會為她保駕護航,在未來的畫面中,鄭秀妍和權侑莉、林允兒、金泰妍等人是隊友,他可以額外照顧一下她們,但卻無法在權侑莉身上關註太多,否則肯定會影響他和鄭秀妍之間的感情,但卻可以在鄭秀妍看不到的地方做出一些努力,比如現在。

藝人是一種信念般的存在,雖然現在的藝人已經不需要像十年、二十年前那般高大上的沒有缺點,甚至有一些無傷大雅的小缺點更容易吸引粉絲的關註,可一些負面的消息卻同樣是藝人生涯的毒藥,負面消息有很多種,吸毒、打架、私生活不檢點、不禮貌,還有……百合。(未完待續。)

韓娛之透視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