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便app小草画法

劉瀾已經可以確定自己的判斷瞭,而黃姓老人面上則一連變化瞭起來,雖然他在這麼個偏僻的地方,可不等於他不知時事,尤其當他聽到眼前男子的幽州口音之後,腦海之間立時想到瞭一人,這世上,能有他這般氣度,還是幽州人,現在居住在秣陵,姓劉,除瞭他,還會是誰!

老人臉色變化,原本有幾分歉意的老人立時冷臉下來瞭,那份結交之心也在一時間消散的無影無蹤,這個世上,幽州人氏現在又在荊州,還能有眼前這位氣度之人,除瞭劉瀾帳下的那幾位不會有別人瞭,對於劉瀾,老人雖然未曾與他謀面,但卻與其有著太深的梁子,自己也就不會對這些個來自秣陵的人士有任何好感。

當然,他壓根就沒想過眼前的男人會是劉瀾,以前,劉瀾對他來說是螻蟻,現在反轉,以劉瀾的身份,怎麼可能出現在襄陽?所以八成是劉瀾帳下,關羽張飛的外貌很好辨認,而眼前這位肯定不是。

老人有老人自傲的資本,他當年也算得上是這個世上有名的人物,是天下輿論的焦點,若非是因為某些原因,他不得不被迫遠離天下人的視線,也不會到此隱居,而如此天下人誰人不知道他早已成為一抹塵土,就更不可能再露面瞭,黃姓老爺子其實也不想這樣的,但可惜,自從群雄討董之後,曾經天下的有名的大佬就成為過街老鼠,這種情況下他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再在廟堂之內瞭,隻能孤身來到江湖,隱居起來,就是躲避這些煩惱,可是很有時候,不是你想躲就能躲的,就好比今日,雖然隻是巧合,可這何嘗不是麻煩主動上門呢?

而關鍵是他現在早已今非昔比,別說得罪劉瀾、劉表這樣執掌軍政大權的一方諸侯瞭,就是連亭裡嗇夫都有點得罪不起,一番審問,就算你說些兵荒馬亂到瞭荊州這類話,讓你留下來那是開恩,可是平日裡卻要來亭裡打雜,

“黃老哥,來我敬你一樽。”知曉來人的身份,劉瀾自然要和他套交情,可是沒想到老黃卻突然冷哼瞭一聲,站起身,拉起旁邊臉色慘白的小子就要走,劉瀾一頭霧水,這就說瞭二三句,怎麼黃忠說走就走瞭,急忙說道:“黃老哥,別急著走,我看令公子面色,是否染疾在身?在下認識一位名醫,如果先生願意,可以為您引薦!”

原本打算離開的黃老身子立時一頓,而跟著他的公子更是猛然轉身,有些欣喜的說:“真的?”

“自然是真的,名醫華佗,不知兩位可曾有所耳聞?”

“你會有這個好心?”終於,黃老哥轉身,冷冰冰盯著劉瀾到。

這怎麼請人喝酒還請出罪過瞭?劉瀾可真有點哭笑不得這黃忠的脾氣怎生如此古怪瞭,難道他怕自己惦記他什麼?可看看他渾身上下,有什麼值錢的能讓自己惦記?當然瞭,他這個人還是很惦記的,笑道:“老哥,我怎麼就不安好心瞭?您看我,這是多有誠意的在跟您說這件事啊!”

“哼。”黃忠哼瞭一聲,稍一猶豫便帶著兒子黃敘返回去做瞭下來,倒不是他對眼前劉姓男子有偏見,實在是因為對‘劉瀾’無感,也就對連帶這連劉瀾身邊的人都沒有瞭好感,可人傢這麼客客氣氣之後,他反而臉上掛不住瞭,心裡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坐瞭下來,可那股勁偏弱不下去,這就好像犯瞭錯,明知錯瞭,也得硬抗下去。

“黃老哥,這酒可沒錯啊。”

黃忠一頭霧水,不知道劉瀾到底是個什麼意思,而許褚等近衛,立時警戒瞭起來,這話明顯意有所指。

“什麼意思?”黃忠的臉色立時冷臉下來。

“黃老哥別誤會。”劉瀾說著示意許褚既然安心坐下,這才笑著對黃忠,道:“黃老哥,我請您喝酒,可這酒可沒錯啊,既然不是酒的錯,可您現在這樣子,莫不是以前劉某在什麼地方上得罪過您?”

瞬間,許褚等人明白過來劉瀾的意有所指瞭,感情劉瀾是為瞭這事才說這話,可不是嘛,請人喝酒都不領情,這事能沒古怪?主公如此問,必然是對黃忠如此反應感到詫異,可是又想不起來以前在什麼地方得罪過他,所以才會有此一問。

剛坐下的黃忠一愣,明顯有點不知如何應對瞭,而劉瀾則適時再次將酒樽遞瞭過去:“我這個人啊,在這個世上朋友不多,敵人不少,可所有的敵人都見過也都認識,像老哥您這歲數的敵人,就更少之又少瞭,但是就在剛才,我突然想起瞭一位,數十年前,聞名天下的那位有膽識有謀略的隴西名將瞭,可是按道理他已經不在世上瞭,再說他應該是復姓,若您是他的後人,可您這個歲數又不符。”

劉瀾說瞭不少,許褚周邊的人也同時也都腦洞大開的想著各種可能,關西名將?這世上有句諺語:關東出相,關西出將,關西大將在漢時包括東漢都是多如牛毛,對於他們這些軍中將校,尤其都得識字看書的近衛,那自然是瞭解不少,可復姓的話,名聲最大的那必然是他無疑瞭,可是大傢心裡也都清楚,這位早已離開瞭人世,不可能是這位,一時間所有人都面面相覷,如果不是這兩位,哪還能是誰?

雲山霧罩的眾人猜測著其中的可能,而黃敘卻是最先回過神,之前還極度關心病情的他,此刻反而穩穩的坐瞭下來,臉上毫無面前,甚至再也沒有情緒流露,好像對兩人談的事情已經不再關心,低頭淺淺喝瞭一口酒,而旁邊的老黃,也端起瞭就準,自顧自的嘖嘖嘆道:“這酒啊,確實沒有得罪過我,甚至有些人也沒有得罪過我,隻是我不喜歡某個人罷瞭,所以方才那酒喝不喝也沒什麼必要瞭。”

“可是黃老您現在又賞臉瞭。”

“是啊,這世上聰明人很多,但像你這樣的不多,所以勞煩自然要和聰明人喝一樽酒瞭。”說著端起瞭酒樽像劉瀾敬酒。

這世上,能當得起父親敬酒的人可不多,一個巴掌,眼前這位居然會是一個,黃敘抬起瞭頭,深深看瞭眼劉瀾和父親,兩人慢飲一樽烈酒後又聽得父親突然說道:“看啦你已經知道猜到我是對誰無感瞭,這不奇怪,從江東來的嘛,可是你能說處這麼多來,就說明你一定不是他身邊的人,反而就是他本尊瞭,不然,這世上除瞭他是不會往這方面去想的,雖然我從未與他見過面,但對他也算是有所耳聞,現在看起來,你能有今天,還真不是偶然,真的,早知道是這麼為聰明人,我就該早早的去見見你,而不是因為某些原因,不僅對你不滿,更對你不屑,也不會到今天才有瞭第一次見面。”

兩人打著啞謎,劉瀾沒有直接點破他的身份,可已經說出瞭他是誰,而後者也回應瞭一番啞謎,也沒有點出他的身份,但又指明瞭他是誰,但有一點,本應該在黃巾之亂時或者在劉瀾第一次入京時就該見面的兩人,算是終於見面。

兩人可以說是互相欣賞,互相看好,隻不過受累名聲與世間的紛爭,而沒有成為好友,此時此刻,當真是有說不出的話,好似多年的老朋友,很多事情你一說他就懂,這哪裡是陌生人,這簡直就是好朋友多年之後再見面,甚至連喝酒也變得無趣,可是兩人說瞭太多,太多,很多事,沒人能明白,聽不懂,你可以認為這是兩人故弄玄虛。

可何嘗不是兩人並不想讓太多人聽懂。

許褚與近衛完全聽不懂兩人在談些什麼,但其間卻出現瞭很多曾經的人物,比如說董卓,又比如說靈帝。

他們說道的很多人,對邊上坐的黃敘、許褚老說都是陌生的,對於他們來講,根本不可能接觸到那個層面上,但是有些人,卻不一樣,比如說靈帝,比如說董卓,這是大傢都知道的人物,這類人物,原本低頭的幾人頓時都抬起瞭頭,聽瞭聽,除瞭名字,至於事件則是一概不知,隻好繼續低頭喝酒,將他們的談話當做瞭耳旁風,也是兩人的啞謎他們怎麼可能知曉,現在除瞭喝口酒解悶,還能幹什麼,當然也有人會低聲問下這老頭到底什麼老頭,看樣子好像很厲害,可結果得到的回復卻是丫頭,主公不說,確實沒人知道

但也有人猜到瞭,可是他們可沒劉瀾那麼篤定眼前就是那人,也太不可思議瞭,這人不是死瞭麼,借屍還魂?這怎麼可能。

一大幫子人在哪裡瞎猜測,而焦點之中的二人卻是談笑風生,可是當故事從黃巾說道瞭討董,氣氛突然一下子改變瞭,老人眉頭緊皺起來,好像漢室有今天完全是因為他所造成一樣。

“當時是我考慮的太多瞭,我該聽長子的話,如果我在長安起勢,與你們東西夾擊,那麼討董聯軍勢必如虎添翼,攻破董卓隻是朝夕,可是當時的情況,我的猶豫錯過瞭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等我回到雒陽,已經身不由己瞭,我的軍隊被董卓徹底接管,一個小小的城門校尉再也無法起到關鍵作用,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啊,現在天下人罵我,我也認瞭!”

老人說得痛心疾首,甚至眼泛淚光,若非是他,當今天下不會變成今日這個樣子。

“黃老,這不是你的責任,真的,當時你的抉擇也許是對,但也許是自己跳入火坑,對天下局勢並不會起到至關重要,你也不必太自責瞭,造成今日這個局面的不是您。”劉瀾為黃姓老哥再次倒瞭一杯酒道。

老人接過酒樽,望向劉瀾,道:“天下這些諸侯裡面,你算得上是頭一號瞭吧,勢力大而且還年輕有為,可有句話怎麼說,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像你,不引來來荊州,更不應該到這種地方來啊,太危險瞭,難道你帳下就沒人勸你麼,一旦你出現瞭危險,這天下還有誰能阻止袁氏兄弟?。”

劉瀾搖頭笑道:“跟袁氏我現在還沒那個資格,但是也算是和他們交過幾次手,最多算是難纏,但實力平平,真要拼命的話,我還真不怵他們,反倒是那曹操,才是真正的厲害角色,我去到江東,其實有很大程度就是因為想要避開他的,不想與他硬碰硬,至於這趟前來,有聯合劉表的意思,但同樣也有來招募些人才的想法,可今日到此,卻是奔著黃老您來的,這天下之間,若說起統領千軍萬馬,說您是第一,就沒有人敢論第二。”

這話劉瀾可說的不假,不過完全是因為知道瞭對方的身份才有此說,當然瞭如果隻是知道他是黃忠的話,也不會說這番話,畢竟他所瞭解的黃忠可隻是武夫,可現在卻不一樣瞭,黃忠居然會是他,那豈不是撿到寶瞭?

不過他也有自知之明,這樣的人物輕易請不動,別看劉瀾現在的官職已經很牛逼,可說白瞭不過個征西將軍,真算不上什麼,反觀人傢,可以說天下最大的官職都做過瞭,就現在都沒人傢官職高,更何況你帳下又有什麼職位能安置人傢?

可是請老人傢出山,又豈是用官職來衡量的,如果真在乎官職,人傢也不可能拋棄官爵,隱姓埋名到荊州來,所以啊想要勸說他來,還得與傳統的思維背道而馳,最好是用誠意打動老人傢,這才有機會,不然一休想。

不過想靠誠意還是有些難度的,可是別忘瞭劉瀾是怎麼把老先生留下的,是靠著黃敘,是靠著華佗,這就是所謂的機會,這就讓劉瀾看到瞭希望,不管他是否答應加入他的帳下,一定要想盡辦法先把他騙到江東,借著為黃敘治病的機會,與他親近,最後把他收到帳下,可以說著是劉瀾看到的唯一希望,也是僅有的希望。(。)

大漢龍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