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视频app无限制观看

  

第085章:情況緊急

C市是另一省的邊境地區,離38A集團軍所在的軍區駐地很遠,雖然是直達但是時間也沒有那麼快,抵達災區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晚上瞭。

暴雨剛過,河壩上洪水決堤的痕跡很明顯,房屋參差不齊的殘痕,可怕的裂紋猙獰醒目。

地面積水很深,眼前幾乎廢墟一片,雖沒有親眼看到過那洪水沸騰而下的場面,但想象到的到它的兇猛。

暴雨雖停,可天空依舊一片陰霾,狂風肆掠,亂舞的灰塵翻滾,鼻尖潮濕血腥味攙和,耳邊哭聲喊聲混雜,眼前血跡水痕調和,整個場面不是一個慘字能說的。

災區的救援隊陸續不絕的抬著擔架匆匆送往臨時醫護站,昏暗的顏色裡血卻那麼刺目。

當看到這一幕洛奕辰眉頭擰緊,忙下令將帶來的糧食分給災民,災民亂成一片,洛奕辰忙安撫說:“不要搶,大傢都有份,大傢都有份。”

“老大/首長。”耳邊是蕭東樂急促的喘息聲,便看到東邪西毒跑過來。

“聽說您過來瞭我還不信,您怎麼真來瞭?這兒很危險,我們剛阻止瞭一場暴亂。”

此刻的蕭東樂和唐西堯已經沒有人樣瞭,渾身濕透,身上還帶著血跡,灰頭土臉。

“現在什麼情況?”洛奕辰沒有時間關心別的,很是嚴肅的一問。

“首長,這不是說話的地方,已經給您安排瞭住處,我們過去說。”唐西堯考慮的很周到。

給洛奕辰安排的是間招待所,可以說是整個災區唯一完整的一個住處,最好的房間環境也差得很,唐西堯忙說:“首長,這裡的房子都被洪水摧毀,這是最好的地方瞭。”

“住哪裡都沒關系,快說一下災區現在的情況。”洛奕辰急切的問瞭一句。

蕭東樂和唐西堯便匆匆做瞭匯報,聽後洛奕辰心情很沉重,隻能用慘烈兩個字來形容,心裡很不是滋味。

“那些恐怖分子都他媽狗娘養的,災民都那麼慘瞭,還要廝殺掠奪,真恨不得把他們心都挖出來看看什麼顏色!”匯報完蕭東樂很是氣憤的罵瞭出來。

洛奕辰眼眸緊地一縮,那種恨綿延到瞭幾萬米之外。

唐西堯看瞭看外面的天色,很是擔心的說道:“看來今晚上還會有雨,首長,今晚您最好還是不要出去瞭。”

洛奕辰淡淡的應瞭一聲,抬頭看看這天色的確是不好,洪水災區最怕的就是陰雨天不斷,這要是在來場暴風雨這裡將會不堪一擊,洛奕辰還真是擔心。

現在災情嚴重局勢緊張,也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各大電視臺都滾動播放,當從電視上聽說38A集團軍的軍長洛奕辰親自帶兵去救援的時候,夏語默還真是嚇瞭一跳。

不是蕭東樂和唐西堯兩個人帶隊去救援的嗎?為什麼洛奕辰還去瞭?

明明她離開軍區的時候洛奕辰還在軍區裡面呀,聽到這個新聞之後夏語默便忙拿出手機來給洛奕辰打電話,但是卻沒有信號已經接不通瞭。

一聽電話接不通瞭夏語默好是著急,難道他是真的去瞭?一般這種抗洪救災的事情不應該他這個軍長親自去呀。

想不到瞭,也顧不得什麼規矩不規矩,她想辦法給軍區打去瞭電話,直接將電話接到瞭王參謀長那裡。

“首長執意自己要帶兵去,我們怎麼勸也勸不下。”對此王參謀長也表示很無奈,洛奕辰做的決定他也不敢違背。

“好,我知道瞭,謝謝王參謀長。”

放下電話之後夏語默的整顆心就已經提瞭起來,雖然說他是個大軍長,不管走到哪裡都會有一群兵保護著他。

但是這是天災人禍的事兒,誰也說不準會發生什麼,真正的災難來臨瞭誰也顧不上誰,雖然他是個特種兵王,但終究也是血肉之軀,她真是擔心啊。

完全沒有心情工作瞭,就是全部的精力都盯在電視上,但是因為信號中斷瞭,現在災區已經成瞭一個隔離帶。

裡面的信息出不來也進不去,壓根也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報道,無非就是對C市的天氣做分析。

夏語默幹脆關上瞭電視,心煩死瞭,吃飯睡覺都是坐立不安的,心砰砰砰的亂跳。

這種感覺就像是又回到瞭四年前,當她的母親查出絕癥的時候她就是這樣的情緒,害怕,恐怖。

那種擔心親人生死的滋味,真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那是對人心智的一種極度的折磨和摧殘。

所以這一晚上夏語默壓根就沒有睡著覺,但是另一方面她也要氣死瞭。

雖然說她現在還不是正牌的軍長夫人,人傢大軍長也沒有松口說他們兩個是戀愛關系,但是晚上抱在一起睡都睡瞭,總也算是半個枕邊人吧?

自己要出發去救災,既然事先都不會打個電話跟她說一聲,就算打不瞭電話發個信息總可以吧。

還是讓她從電視上看到他去救人的事,簡直是可惡!也太不把她當碗咸菜瞭!

但這些都是後話瞭,想要找他算賬也要他安全回來瞭才行,唉,這個臭男人還真是不讓人省心。

而事實上,現在災區的情況比人們想象中的還要糟糕,剛到瞭晚上就開始狂風呼嘯,刮得那扇搖搖欲墜的窗戶呼呼作響。

這時唐西堯很是緊張的跑瞭進來:“首長,情況不妙,看這個樣子馬上就有一場大暴雨,我們必須馬上轉移到高處,這裡很有可能會被淹沒。”

看這個天氣的確像是有大暴雨降臨,洛奕辰當即下令:“先把這裡的災民都轉移到高處,動作要快!”

“東樂已經去指揮轉移瞭,首長,您先走。”唐西堯忙道。

他的話不過才剛說完,天就下起瞭雨,見下起瞭雨洛奕辰忙又下令:“先別管我,確保讓災民安全轉移,快!”

現在的災民都被臨時安置在一片空地裡,紮著帳篷,突如其來的暴風雨讓這帳篷有些不堪一擊。

頃刻間,雨越來越大,帳篷內的積水也越來越多,猝然,氣溫也隨之降瞭下來。

很快雨簾已經成瞭雨柱,有一種要吞噬一切的感覺。

因為這場雨來的太快,災民又特別的多,惶恐的求生之下是很難以維持秩序的。

騷動,人來人往,有喊聲也有哭聲,但那句話卻聽的真,洪水又要來瞭!

眼看著帳篷都要浮起來,這架勢看樣子不像是單單的洪水,極有可能是上流水壩坍塌。

“大傢不要慌,大傢不要慌,跟著我們的戰士轉移到高處,千萬不要慌不要擠。”

蕭東樂很大聲的喊著,盡自己最大可能的維持著秩序。

但是,現場去還是亂成瞭一團,哭聲,周圍的哭聲越來越大,已經有孩子沒入瞭水裡,這種情況下容不下人們一點點的理智和思想,他們來不就是為瞭救人嗎?

洛奕辰想也不想的沖進洪水裡死死的抱住那個孩子將他給撈瞭上來,而對於洛奕辰這個舉動蕭東樂真是要嚇死瞭。

“老大,您千萬要小心啊。”

一切都很混亂,誰也顧不上誰,亂成一團,周圍黑漆漆的一片除瞭耳邊那些嘈噪聲其他的都什麼都沒有。

“以最快的速度轉移!快!”洛奕辰高聲命令著。

隨即,洪水從沸騰的河的上遊直傾而下,洶湧澎湃,剎那間使人們不知所措。

濤濤洪水就是一群入侵的兇猛強悍的敵人,在河的兩岸肆掠。

瞬間,眼看的一切建築毀於一旦,渺小的人也宛如變成瞭一葉葉小舟,在盲目地漂蕩。

呼救聲,哀求聲不斷。

那種聲音像是來自地獄,充斥著恐懼

水越來越急,耳邊好像除瞭水聲什麼都沒有,人呢?不知道,好空,隻是水聲。

肆虐,洪水肆虐,很可怕的夜,很可怕的雨。

雖然外界不知道現在災區的具體情況,但是對C市的天氣狀況卻是時時都關註的。

昨晚上那場大暴雨的降臨更是牽動瞭全國人民的心,凌晨開始電視上就在播放這緊急新聞。

“現在插播一條緊急新聞,C市災區昨晚再次被暴雨侵襲,災情加重,情況緊急……”

半夜聽到這則新聞夏語默嚇的一坐而起,這下是徹徹底底的清醒瞭,一點點的睡意都沒有。

C市又下大暴雨瞭?

怎麼會?

夏語默忙又拿出手機來給洛奕辰打電話,依舊是沒有信號,也是瞭,之前信號就已經中斷瞭,又加上下瞭一場大暴雨,怎麼可能有信號呢?

現在這種情況真是要急死夏語默瞭,早知道就不該聽洛奕辰的,她就應該呆在軍區裡面。

現在好瞭,她就隻能坐在這裡瞎擔心,什麼忙也幫不上,甚至說連他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這樣的感覺真是太折磨人瞭,不行,她不能再這樣下去瞭,但是她要怎麼辦呢?她得想想辦法,想想辦法……

高冷大叔甜寵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