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手游折扣app

“哎喲,小傢夥長這麼大啦?你是大的還是小的?我想想看,俊的是大還是小來著?對對對,俊的是大的來著,你是圓圓吧?你娘在傢不?”

來人是個話簍子,嘰嘰咕咕地說瞭一大串,也不想想圓圓這麼個奶娃娃能不能聽懂自己的話。

圓圓疑惑地看著面前的胖老頭兒,看著有些面熟,應該在哪見過。

“媽媽!”

圓圓沖院子喊瞭聲,沈嬌隻知道有人來瞭,卻沒反應過來是誰來瞭,便說道:“圓圓,你讓客人進來。”

董方正得到瞭小傢夥的許可,可算是能踏進門檻瞭,一進來就對沈嬌嚷道:“你平時就沒讓小傢夥拜拜老子的相片?見到師公都不認識,真是不像話!”

沈嬌驚喜地看著自傢師父,忙起身把手洗瞭,沖上前喊道:“師父,您老人傢咋想著回來瞭?”

這老爺子不是和管曰沉迷在麻沸散的研究中不可自拔嗎?咋就想著回來瞅瞅瞭?

老爺子尷尬地笑瞭笑,老臉有些掛不住,含含糊糊道:“回來看看不成啊?”

“成,當然成,誰說不讓您回來瞭,師父您運氣不錯,我這正包粽子呢,馬上就能吃啦!”

沈嬌又對圓圓說道:“圓圓快去叫太公,就說師公回來瞭。”

圓圓點瞭點小腦袋,跑進屋去傳話瞭,特別靈活,院子裡都能聽到小傢夥奶聲奶氣的聲音:“太公,胖師公來瞭。”

董方正面色微變,這小崽子咋自己加詞呢?

他老人傢這幾個月吃不好睡不香,都瘦上好幾斤瞭,哪胖啦?

沈傢興一聽胖師公就知道是何方神聖瞭,三步並做兩步跑瞭出來,一年多沒看見這庸醫,他還是怪想念滴!

“你個老傢夥終於舍得回來啦?老子還以為你要在南平守到老呢!”

沈傢興笑罵著,上下打量老朋友,一如既往的珠圓玉潤,仨下巴甚至都快變成四下巴瞭,不禁嘖道:“你這在南平都吃啥瞭?瞧你這身胚,比豬都要壯嘍!”

董方正白瞭他一眼,委屈道:“老子還能吃啥?天天吃兔子吃雞,吃得老子現在看見兔子和雞就膩歪。”

沈傢興罵道:“你個老東西越老越矯情,天天吃肉還嫌,今晚就煮一桌青菜蘿卜招待你。”

董方正長嘆瞭口氣,他老人傢就知道這種話說出去肯定沒人信,可這龍肉天天吃也會吃傷的嘛,更何況是兔子和雞,最要緊的是小管媳婦那燒菜水平著實不咋地,吃得他老人傢吐血啊!

“我是真想吃點菜菜蘿卜,晚上我別的都不吃,你就給我來兩隻韭菜盒子,其他老子啥都不想吃瞭。”

董方正的精神看起來不是太好,沈嬌忙給他測瞭脈,脈息十分正常,身體除瞭胖點沒啥毛病,看來是心病瞭。

“師父,您那麻沸散是不是不大順利啊?”沈嬌關心問道。

董方正大圓臉抽搐瞭幾下,萎靡地點瞭點頭:“不順利,我和小管實驗瞭無數次,可還是沒能找到那幾味缺少的材料。”

“師父別急,您這才研究一年多呢,說不定再有一年您就能找到瞭呢!”沈嬌安慰道。

董方正嘆瞭口氣:“我倒是不急,可歲月不饒人啊,我都不知道自己還能有幾個一年?”

沈嬌瞪瞭他一眼,嗔道:“師父您又亂說話,您隻要吃瞭咱們沈傢的養榮丸,長命百歲絕對沒問題,您的時間還長著呢!”

沈傢興也勸道:“好人不長命,壞人臭萬年,你萬年活不到,百年是一定有的,放心吧!”

董方正給瞭他一個大白眼,心情倒是好瞭不少,隻是想到這次回來的原因,老臉一紅,難為情起來。

“師父,您還回南平嗎?”沈嬌問道。

“不回瞭,在你這住幾天我就回自個那去住。”

“那您麻沸散不研究啦?”沈嬌驚問。

“當然要研究,老子回去自己慢慢琢磨,總能在閉眼前整出來。”董方正哼道。

沈嬌又問道:“那管大夫呢?您不和他一起研究瞭嗎人”

這倆人好得穿一條褲子似的,咋說分就分瞭?挺不對勁的,果然,董方正面色變瞭,哼哼唧唧瞭半天,才算是憋出一句:“老子自己單幹,不同這個不學無術的傢夥搭夥瞭。”

沈嬌同沈傢興面面相覷,這是起內杠瞭?

“師父您和管大夫吵架瞭?”沈嬌關心道。

董方正哼道:“老子能同他一般見識?老子就是教訓瞭他幾句,別以為喝瞭點洋墨水就瞭不起瞭,洋鬼子會的那些東西,咱們老祖宗早幾千年前就去瞭,什麼玩意兒,哼!”

老爺子的聲音越說越大,神情也非常激動,甚至還站瞭起來,手舞足蹈,口沫橫飛。

沈嬌同沈傢興齊齊退後一米遠,沈傢興小聲道:“這老庸醫絕對是同小管吵架瞭,說不定就是讓小管趕出來的。”

“怎麼可能?管大夫不是那種人的!”沈嬌對管曰的人品還是信得過的,就算管曰真急眼瞭,也還有韓齊莉在呢!

董方正罵罵咧咧瞭一通,可算是把憋瞭半天的氣給出瞭,頓時神清氣爽,肚子裡如雷鳴般響瞭起來,震天響。

“鈴”

客廳裡電話響瞭,沈嬌忙跑進屋接電話,電話得韓齊莉打過來的,聲音一改往日的溫柔,十分焦急:“大嫂,董先生他去你那瞭沒?”

“剛到,怎麼瞭?”

韓齊莉長舒一口氣:“回來瞭就好,老爺子沒啥事吧?”

“沒事,挺好的,剛才還倍精神地把管大夫罵瞭通,他們倆出啥事瞭?”沈嬌可好奇死瞭。

韓齊莉苦笑瞭聲,說道:“吵架瞭唄,兩人前兩天大吵瞭一架,都掀桌子瞭,然後第二天老爺子就不辭而別瞭,身上連點錢都沒有,我就怕他老人傢出事,現在可算是放心瞭。”

沈嬌嘴角抽瞭抽,老爺子還真是越來越有出息瞭,身上一分錢不帶就敢鬧離傢出走,隻是——

“我師父他可是有錢人,咋能身無分文呢?”

韓齊莉嘆瞭口氣:“都花完瞭,兩人為瞭研究麻沸散,把積蓄全花完瞭。”

沈嬌:……

六零小嬌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