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k蘑菇app

“侯爺,屬下幫您擋著,您快跑!”常樂掙紮著,想要擋在玄世璟面前。

“閉嘴!”玄世璟厲喝一聲,隨後繼續扶著常樂往後退。

這個時候,玄世璟身上已經插瞭三支箭矢瞭,好在兩人一直護住要害,此時動作雖然緩瞭些,但仍舊能夠艱難的移動。

這時,後方兩人手持寬大的盾牌,立即沖瞭上來,護在瞭玄世璟的身前。

有瞭保護,玄世璟一把將常樂拽瞭回來,也一同躲在瞭盾牌後面。

兩面盾牌足夠寬大,一人持著盾牌抵擋著前方的箭矢,一人則是將盾牌護在瞭頭頂,將四個人遮擋的嚴嚴實實。

“你們是何人?”暫時安全下來,玄世璟看瞭看護著自己的兩人問道,玄世璟十分肯定的是,他的先鋒營當中並沒有這樣的兩個人。

“侯爺,我等是陛下派來保護侯爺安全的。”拿著盾牌護衛前方的那個人說道。

玄世璟看這兩人的氣質身手,絕對不是普通軍營當中的軍漢,而且,看這兩面盾牌,顯然是臨時特制的,如此看來,那剩下的就隻有一個答案瞭,這兩個人,怕是昨天晚上就一直註視著自己,自己和常樂在城門洞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準備瞭,這樣的人,身份也就呼之欲出瞭。

這是李二陛下手底下的暗衛。

至於為何如此斷定,那就是玄世璟曾經見過晉陽出宮的時候身邊也跟隨瞭這麼一個人,而眼前這兩人的氣質,與那個人身上的氣質,何其相似。

得到瞭他們的回答之後,也猜測瞭他們的身份,玄世璟也就不再多言,與常樂兩人相互扶持著,躲在盾牌後面開始撤退。

玄世璟的傷還好些,沒有傷到腿,但是常樂傷到瞭大腿,移動起來就麻煩瞭,若是那條腿再使勁,流血恐怕就止不住瞭,因此,玄世璟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長刀扔掉,將常樂的胳膊搭在瞭自己的肩膀上,拖著常樂往回走。

擎著盾牌的兩個人見到玄世璟這般,眼中皆閃過一絲動容。

這段路程退的艱難,但並不是沒有盡頭,走著走著也就逐漸的退出瞭城頭射出的那些箭矢的范圍。

撤出之後,兩人趕緊扔掉盾牌,扶住玄世璟和常樂往大軍當中趕去。

至於城門,現在遼東城中的人還沒有那個膽量去開城門,大軍可就在眼前瞭。

玄世璟等人撤退之後,遼東城的城墻上,也停止瞭射擊,人都跑瞭,再去射箭無非就是浪費箭矢罷瞭。

遼東城的城的城主得到瞭校尉的稟報之後也登上瞭遼東城的城墻,朝著唐軍的方向眺望。

“怎麼來的這麼突然!斥候呢?為何沒有提前回來稟報!”

“大人,咱們昨天輪班出城的斥候都沒有回來,恐怕是……”

城主身邊的那名校尉拱手稟報道,結果如何,無須說出來,到現在沒個動靜,估計已經是兇多吉少瞭。

“罷瞭,我遼東城守軍八萬餘,唐軍不過區區三萬人,想要攻入遼東城,異想天開,即便是他們的皇帝來瞭,也是一樣。”遼東城的城主眺望著遠方緩緩壓向遼東城的三萬唐軍。

停頓瞭一會兒,遼東城的城主繼續問道:“之前讓你給楊萬春將軍送的信,可有瞭回話?”

身邊的副將搖搖頭:“回大人,還沒有得到回信。”

得到這個結果,那城主緊緊的握住瞭拳頭:“這個楊萬春,遼東城都已經是這個樣子瞭,難不成他還要去效忠一個死人?”

這個死人,指的便是死去的高建武。

“大人,屬下覺得楊萬春將軍不是那種不顧大局的人,恐怕安市城那邊,也有什麼難處吧。”城主身邊的副將說道。

“也罷,遼東城八萬守軍,安市城更是有十萬雄兵,這區區三萬唐軍,還想咬下遼東這塊大肉不成?等到平壤城蓋蘇文大人那邊收拾完瞭新羅,遼東這邊,定讓這些唐軍有來無回!”遼東城城主惡狠狠的說道。

玄世璟和常樂被攙扶到瞭大軍之中,大軍的後軍當中有馬車,於是玄世璟和常樂就被送到瞭馬車當中準備送回大營尋軍醫療傷。

玄世璟看向兩名暗衛說道:“稍等,這邊不不知妥當,豈不是前功盡棄,煩請壯士將我部下石虎與薛仁貴叫來。”

即便是之前有過交待,現在自己受瞭傷,玄世璟仍舊是放心不下,想要再見石虎和薛仁貴一面。

玄世璟的要求也關乎這場戰爭,兩個暗衛也沒有理由拒絕,隻能由其中一人前去通知。

李二陛下身邊的暗衛都有自己的手段,即便是在軍中。很快,暗衛便找到瞭石虎和薛仁貴,將玄世璟要見他們的事情告知。

“什麼!侯爺受傷瞭!”

得知這個消息,石虎和薛仁貴面面相覷,但是卻不敢耽擱,趕緊打馬朝著後軍玄世璟所在的馬車狂奔而去。

由暗衛帶領,兩人也不至於抓瞎,將石虎和薛仁貴帶到馬車旁邊之後,其中一暗衛再次悄悄離開。

東山侯的事情需要稟報陛下。

唐軍在遼東城外蟄伏瞭這麼多天,今日有希望一舉攻克遼東城,既然是禦駕親征,李二陛下自然會在軍陣當中,臨陣指揮。

石虎和薛仁貴兩人來到馬車旁邊,停住瞭馬,卻是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瞭。

馬車中的暗衛聽到外面的動靜,伸手掀開瞭馬車的窗簾看著外面停留的兩人問道:“石虎和薛仁貴?”

石虎連忙點頭:“正是,我傢侯爺傷勢如何瞭?”

馬車中的暗衛沒有回話,放下窗簾,隨後走出瞭馬車對著兩人說道:“你們二人上來吧。”

暗衛下瞭馬車,將位置讓給瞭兩人。

石虎和薛仁貴連忙下馬上馬車,馬車的車廂當中一下子容納四個大男人,卻是有些擁擠瞭,石虎和薛仁貴一進馬車,就看到身上仍舊插著箭矢的玄世璟和常樂。

此時的兩人因為身上傷口的疼痛,已經是臉色煞白,玄世璟現在能咬牙堅持到現在,已經是莫大的毅力瞭。

大唐第一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