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橙子影院

好幾次因為穿警服不方便執行一些任務,不得不臨時管人傢借便服。

韓朝陽吃一塹長一智,早在一個月前就把平時不怎麼穿的長款羽絨服放在警車行李箱裡,沒想到今天真派上瞭用場。

為瞭不打草驚蛇,先讓孫國康把車停得遠遠的,確認吳偉和吳俊峰他們跟上瞭,立馬脫下冬執勤服,換上羽絨服,隨即撥通老徐的手機,問清老徐的位置,這才帶著同樣穿便服的王傢勇步行趕到卡羅蒂斜對面的收費停車場。

“朝陽,這兒呢!”

“徐哥,不好意思,讓你久等瞭。”

“自己兄弟,說這些太見外,”老徐把手機放到一邊,笑看著剛鉆進副駕駛的韓朝陽說:“而且沒等多長時間,你們來得挺快,我才發瞭幾個微信,拜瞭幾個早年,你們就到瞭。”

“聚眾吸毒,對我們來說是大案,必須快。”韓朝陽轉身看看馬路對面,急切地問:“怎麼樣,人還在裡面嗎?”

“在裡面,沒見他們出來。”老徐抬起胳膊指瞭指,帶著幾分興奮地說:“老板娘的車我認識,白色奔馳邊上的那兩輛應該是他們的。”

“這也能看出來?”

“看見沒有,那個躲在角落裡抽煙的就是卡羅蒂的保安,姓陳,叫什麼不知道,我們平時都叫他三哥。別看工資不高,還挺負責,門口四個車位外人不能隨便停,我每次來都讓我停這邊,KTV裡下午又沒幾個客人,那輛車不是那些傢夥的是誰的?”

一輛奧迪越野車,一輛保時捷卡宴,很霸氣很顯眼。

韓朝陽微微點點頭,想想又問道:“徐哥,他們有沒有可能從消防通道出去?”

“從後門?”

“嗯。”

“不太可能。”

“為什麼?”

老徐好奇的看瞭一眼王傢勇,微笑著解釋道:“後門通市場,市場關門瞭,他們就算下得去也出不來,我剛才去買煙時幫你看過,市場西門和北門都關瞭,傳達室都沒人,保安都回傢過年瞭。”

“大過年的,市場怎麼能沒人值班!”

“裡面又沒什麼值錢東西,沒人值班很正常。”

正如老徐所說,馬路對面的市場裡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平時主要批發零售廉價的服裝鞋帽,主要做老年人和進城務工人員的生意,並且生意並不好。

韓朝陽感謝瞭一番,正準備親自去看看能不能從西門翻墻進去,老徐突然問:“朝陽,裡面有六七個人,你們就兩個人,能搞到嗎?”

“我們不止兩個人,其他人在附近待命。”

“這我就放心瞭,你們忙你們的,我先走一步。還有,等會兒千萬別提我,要是讓老板娘知道是我舉報的,雖然不至於找人報復我,但生意以後肯定是做不成瞭。”

“放心,我不會說的,不會砸你的飯碗。”

……

韓朝陽目送走老徐,同王傢勇一起來到馬路北邊,裝作路人繞到市場西門。

西大門果然上瞭鎖,門衛室裡空空如也,透過鐵門空隙能清楚地看到卡羅蒂演藝吧那棟樓的消防樓梯,是用鋼材焊接的,安裝在建築物後面。

王傢勇晃動瞭下鐵門,回頭道:“韓大,又不高,翻過去很容易。”

“嗯,等會兒就從這兒進。”韓朝陽掏出手機,撥通吳偉電話,讓吳偉帶吳俊峰過來,隨即轉身道:“傢勇,你去東邊路口等焦大,給焦大他們帶路。”

“行,我先過去瞭。”

“走慢點,別那麼急。”

“明白。”

韓朝陽回頭看看周圍,確認沒人註意這邊,又撥通徒弟的電話:“國康,我跟吳哥說瞭,成全上你的車,你們先原地待命,等會兒行動時你倆從電梯上去,堵住大廳。”

“是!”

“這隻是計劃,你們先做好準備,具體怎麼行動等焦大他們到再決定。”

“收到。”

……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時間一分鐘一分鐘過去,韓朝陽等得有些心焦。

眼看快4點瞭,正準備打電話問問焦大到瞭什麼位置,一輛黑色別克轎車從北邊緩緩開瞭過來,隻見焦大推開副駕駛門,飛快環顧瞭下四周,大步流星走到鐵門邊,王傢勇和兩個看上去挺面熟但一時間想不起姓什麼的便衣緝毒民警跟瞭上來。

“焦大,您怎麼親自來瞭?”韓朝陽低聲問。

“今天我值班,”焦大笑瞭笑,遙望著卡羅蒂演藝吧所在的建築物問:“那個鐵樓梯就是消防通道?”

“是,下面那個褐色的防火門可以同大廳,上面那個褐色的防火門通包廂,五層六層好像是個快捷酒店。”

“嫌疑人在哪個包廂,裡面大不大,環境復不復雜,從消防通道進去之後好不好找?”

“裡面不小,大概有二十個包廂,我從大廳上去過,沒從後面進去過,不知道怎麼走,不過對裡面的佈局有點印象,而且提供線索的群眾確認裡面沒幾個客人。”

站在大門口太紮眼,焦大把眾人叫上車,從儲物格裡取出一個小本子:“你進去過,畫張平面圖,標一下嫌疑人所在包廂的大概位置。”

“好的,”韓朝陽接過筆和小本子,邊畫邊苦著臉說:“焦大,我就進去過兩次,還是去接人的,隻是有點印象,畫出來不一定精確。”

“大差不差就行,總比兩眼一抹黑好。”

“這倒是。”

韓朝陽飛快地畫瞭一張平面圖,焦大接過看瞭看,隨即從腰裡拔出槍,卸下彈匣檢查瞭一下,猛地推開車門:“就按你剛才的部署行動,我們先進去,等爬上消防樓梯,再通知正面強攻的那一組。”

“是!”

行傢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焦大三十多歲,身上卻像二十歲的小夥子一樣敏捷,抓住鐵門上的鋼管就上去瞭,轉眼間就翻進院子,他的部下和王傢勇緊跟而上,韓朝陽因為穿的是長款羽絨服,行動沒他們利索,焦大他們已經翻進去跑出老遠才跳瞭下來。

爬上鐵樓梯時,焦大的腳步突然慢瞭下來。

顯然是擔心腳步聲會驚動裡面的人,一個臺階一個臺階不緊不慢地往上走,韓朝陽躡手躡腳的跟上。

焦大爬到四樓防火門外的小平臺,突然讓開身體,他的部下很默契地走到門邊,竟從棉襖裡取出一根一尺五左右的鐵撬棍,將彎曲且扁扁的那一頭伸到防火門縫隙裡。

“楞著幹嘛,下命令。”焦大提醒道。

“哦,”韓朝陽猛然反應過來,急忙撥通孫國康電話:“國康國康,我韓朝陽,我們已經到瞭後門,按原計劃行動,按原計劃行動!”

朝陽警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