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嗨

  

第1121章 林不凡敗

“加油!”眾人看到林不凡躍起殺出,皆是大聲吶喊助威。

不好!

李飛洋眉頭一皺,林不凡此時明顯被激怒,出招有些不顧其他的樣子瞭,在眾人看來他先手殺出,是占據上風,但是在李飛洋看來,那明顯就是已經沉不住氣瞭。

旋即李飛洋無奈的搖搖頭。

而在場上,隻見靈央學院那曹嘉實雙眼一瞇,露出一抹笑容,隨即身影一閃,瞬間消失在瞭原地!

林不凡眉頭一皺,四處感知卻沒有發現曹嘉實的氣息,而當那氣息再度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他的背後,令他大吃一驚!

眾人也是目光之中流露出一抹震驚的神色。

嘭!

隨即便看到曹嘉實一腳狠狠的將林不凡從半空之中飛踹向地面。

“怎麼會……”楚靈韻美眸中露出一抹不相信的神色。

隻見林不凡重重的摔在瞭地面之上,一口鮮血噴出,神色憤怒,他是極為驕傲的人,怎麼能忍受被他人打敗,立刻不顧身上的傷,翻身而起,雙目噴火,一聲大喝,身後瞬間出現一道巨大的影子,漸漸凝實,周身泛著白光,散發出凌厲的氣息。

“那是林不凡的召喚神魂嗎?好像是一把劍!”

“很強大的氣息!”眾人也是詫異,隨即想起來瞭第一場,施健章對戰江元凱,好像連召喚神魂都沒來得及釋放吧。

“竟是一把劍!”李飛洋也是一愣,隨即想到瞭林不凡的那一手快劍也是恍然,他的劍一直是非常快的,想必也是和這劍之神魂有關系吧。

而對面的曹嘉實見到林不凡釋放召喚神魂也是不敢大意,瞬間將自己的召喚神魂釋放,隻見其身後風聲驟起,隨即黑色氣息彌漫開來,伴隨著吼聲震天,一道虛無的影子漸漸凝實。

“快看,那曹嘉實的召喚神魂好像是一頭妖豹!”

隻見曹嘉實的身後的虛影凝實,竟是一頭渾身漆黑的妖豹,雙目兇煞,極其威武。

而林不凡看到那一頭妖豹,神色沒有害怕,反而雙目燃燒著熊熊烈火,擦瞭擦嘴角的血跡,一聲大喝,便再度沖殺過去!

隻是這一次的他的速度快到出奇!身後的劍魂虛影也是瞬間殺出,化為一把巨劍狠狠的刺向瞭對方!

吼!

那黑色妖豹一聲大吼,身形一躍,便沖向瞭那刺殺而來的巨劍,兩個龐然大物在半空中撕鬥開來。

而曹嘉實也不怠慢,隻見他雙目沉靜,身影閃爍而出,直奔林不凡而去!

但是林不凡在之前就已經受瞭傷瞭,所以戰鬥力明顯降低瞭不少,漸漸被曹嘉實壓著打。

林不凡臉色開始蒼白起來,他剛才受的那一腳並不輕,此刻的他完全是在硬撐。

“輸瞭。”李飛洋緩緩開口,搖瞭搖頭,他看的出來,林不凡之前一直是不甘心,不顧身上的傷還在與對方戰鬥,但是顯然已經沒有翻盤的機會瞭。

果然,在李飛洋剛說完不久,便見林不凡被一拳轟擊出去,倒在地上咳血不止瞭,氣息更是極其微弱,那巨大的白色劍影也是漸漸虛幻,隨後消失不見,而半空中隻剩下瞭那一頭兇猛的黑色妖豹瞭。

“你輸瞭!”隨即隻見一道身影閃爍而至,冰冷的劍刃已經抵在瞭林不凡的脖子上,仿佛隻要他敢說一個“不”字,就會立刻要瞭他的命。

比試本來是可以殺人的,但是曹嘉實卻沒有,其實這都是院長董谷雪在暗中授意,對凈靈學院手下留情。

當然這一切慕容白也看在眼裡,能夠明白其中的道理,隻是依舊不動聲色。

林不凡雙目透著濃濃的不甘,但是卻沒有辦法,艱難的站起身來,緩緩離開廣場,算是宣佈瞭曹嘉實勝利。

“竟然輸瞭!”眾人詫異,林不凡之前的表現很精彩,更是壓著曹嘉實打,眾人本以為他會贏,卻沒想到竟然會輸瞭。

“拿元石吧,一百塊!”李飛洋卻不理會其他,沖著楚靈韻揚瞭揚手,臉上盡是戲虐的表情,和他賭?還真是嫌手裡元石太多啊。

“你!”楚靈韻也是心中氣憤,暗罵林不凡無能,竟然害她輸瞭一百塊元石。

“你好意思和女人要元石嗎?”楚靈韻忽然美眸一轉,露出楚楚可憐的樣子,嘟著嘴,仿佛李飛洋一個不同意就要大哭一樣。

李飛洋看瞭一眼,故意撇撇嘴:“少來這套,拿來。”

“給你!”楚靈韻一怒,美眸狠狠的瞪瞭李飛洋一眼,玉手甩出一串光芒向李飛洋飛去。

而李飛洋順手一接,沖著她笑瞭笑:“謝瞭啊。”

看著李飛洋那可惡的樣子,楚靈韻就氣不打一處來,心底暗暗想著你給我等著。她也不是吃虧的主,遲早要要回來的。

“你沒事吧!”李飛洋看到林不凡已經艱難的走到瞭這裡,臉色很是慘白,問瞭一句。他們雖然平時不怎麼說話,但是也沒有什麼仇恨,同是凈靈學院的學員,李飛洋多少還是要照拂一些的。

林不凡看瞭李飛洋一眼,依舊神色中透著傲然,淡淡的搖瞭搖頭,李飛洋也撇撇嘴,沒有說話,看向瞭廣場。

第三場是神幻學院的一個叫蘇問靈的女子和加藍學院的湯夜嵐比試。

兩個人都算得上是美女,這一場對決也是吸引瞭不少人的註意力。

在兩人到達廣場中心不久,戰鬥就開始瞭,兩道曼妙的身影不斷的在半空之中閃爍飛舞,好似跳舞一般,是那麼的美妙,讓無數人側目。

但是她們的每一招也都不含糊,皆是盡力一戰,不過蘇問靈最後還是弱瞭一籌,被湯夜嵐打敗,最後以湯夜嵐獲勝結束瞭。

眾人一下子對加藍學院贊口不絕,表示對湯夜嵐很是看好,聽著那些的發言李飛洋隻感覺想吐。

而第四場,則是凈靈學院豐一對戰加藍學院於溫書!

李飛洋看著那邊輕搖羽扇的於溫書,眉頭緊皺,這是個極為棘手的人。雙方學院一直都是敵對關系,現在豐一對上他,很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小心點,若是不敵,一定記得要認輸!”李飛洋看著豐一,直接說道,沒有一點委婉。

絕色校花的貼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