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街卖家app

“什麼?你要與我比試?”碧少爺聽到這話,好像聽到什麼可笑的事情,望著林皓明的眼神中透著戾氣。

“碧少爺是不是覺得他不夠資格,如果賭註是這兩個丫頭呢?”蕾芙似笑非笑的引誘道。

“蕾姑娘,你憑什麼那我們當賭註!”聽到這話,愈念立刻叫瞭起來,顯然她也不覺得林皓明會贏。

“嘿嘿,蕾姑娘看來賭註自己也不願意?”碧少爺見瞭,也不忘嘲諷。

蕾芙卻笑吟吟道:“這由不得她,不過你的賭註隻是九色珊瑚不夠,我知道你身上有一些海元露的。”

“蕾姑娘,你有沒有搞錯,就算你們元剎族的人的確價值很高,公主的侍女也更有價值,但海元露不但可以洗髓閥體,而且對沖擊太虛有大用,隻是這兩個丫頭可不夠的。”碧少爺一臉怒容道。

“我再加一塊混沌元晶呢?”蕾芙淡笑著問道。

“混沌元晶,這的確是好東西,不過對我來說沒有用。”碧少爺搖頭道。

“既然這樣我也沒有辦法瞭,原來碧少爺隻是個會說大話的傢夥!”蕾芙嘲諷道。

此時,因為兩個人針尖對麥芒,倒是有不少人在圍觀瞭,因為本就是元剎族的地方,雖然還有不少其他種族的人在,但至少此時響起的言語,都是在比試那位碧少爺的。

“我們找個好地方!”蕾芙見此,似乎有種奸計得逞的樣子,立刻轉身要離開。

“慢著!”見到蕾芙直接要走,碧少爺反而叫住瞭她。

蕾芙卻回頭道:“剛才條件開給你瞭,你沒有答應,現在還要比試已經晚瞭,你當我是什麼,你想比就比,不想比就不比?”

“我剛才隻是在考慮,可沒有拒絕。”碧少爺道。

“但是對我來說你已經拒絕瞭,你現在還相比可以,不過不是他跟你比,而是我,你願意下場嗎?”蕾芙反問道。

“蕾姑娘,我就知道剛才你隻是虛張聲勢,讓這個傢夥冒出來,讓我以為他真有什麼瞭不起,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碧少爺聽瞭,有些惱怒起來。

“你碧少爺是什麼人,他是什麼人,就算你們同是明玄境初期,但你身上多少寶物,這這麼比?”蕾芙反過來嘲諷道。

“我們可以不適用任何寶物,僅憑自身能力比試!”碧少爺又提出瞭自己的條件。

“你真的願意這樣?”蕾芙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當然?”碧少爺肯定道。

這會換成蕾芙陷入瞭沉思,然後她把林皓明拉倒一邊,似乎想要對他說些什麼。

隻有林皓明才知道,耳邊響起的是蕾芙奸計得逞的聲音。“你小子給我好好表現,別說我這個長輩不照顧你,贏瞭的東西,到時候都給你這幾個小妾,我可夠大方的瞭吧?”

“夫人,這幾個可都是你族人,而且算起來也是您女兒陪嫁丫鬟吧?”林皓明苦笑道。

“反正條件說好瞭,你願意輸也沒有關系!”蕾芙被林皓明說穿心思,索性蠻不講理起來。

林皓明也知道,跟她沒有道理講,隻能苦笑著答應。

事實上林皓明到現在很清楚,蕾芙哪有那麼重的玩心,根本就是利用自己處理她和中聖女王之間的關系,看來元剎族內部互相較量還真不假,可惜雲怡是她女兒,凝香又變成她弟子,自己完全被她吃的死死的。

“少主,那個小子看上去不簡單,你可要小心啊!”靠在碧少爺懷裡的那個水族女子提醒道。

那水族女子看似是碧少爺的情人,但實際上也是他的保鏢,本身擁有清虛境後期頂峰的修為。雖然她修為看不出林皓明深淺,但還是能感覺到林皓明不是一般人。

“我當然知道,不過你別忘瞭,進階神變境之後我也算修煉有成,絕對不怕對方!”碧少爺自信十足道。

“少爺既然有這樣信心我也不多說。”水族女子也覺得沒問題,畢竟碧少爺表面紈絝,實際上是個很有腦子的人。

這邊,林皓明和蕾芙也已經說完瞭事情,於是這件事情就定下來瞭。

蕾芙雖然沒有展露真實身份,但蕾姑娘這個身份在翠煙閣地位也不低,加上碧少爺,很快就在比試當中安插瞭一局。

經過角鬥場主持者一陣宣傳,很快就引起瞭所有在角鬥場的人註意,而角鬥場本身的盤口也一下子多瞭不少籌碼。

和其它地方開盤口不一樣,翠煙閣的盤口很有意思,作為莊傢翠煙閣,隻抽取一成的抽水,剩下的賭註,則是以下註的比例分配。

譬如,如今賭李玄映贏人,下的籌碼占據所有賭李玄映贏得一成,那麼到時候真的贏瞭,就可以分配下碧少爺贏籌碼一成,不過這一成是在抽掉輸傢總數一成抽水之後的。

因為是一場引人註目的比試,所以盤口很大,而且明顯對林皓明化生的李玄映不看好,所以碧少爺的籌碼很快就到瞭七八根會晶,而林皓明這邊,卻隻有兩根會晶多一點。

愈真知道林皓明身份,也知道蕾芙身份,自然明白,這一場林皓明鐵定會贏,隻是不知道她可不可以下註,所以看瞭一眼蕾芙。

蕾芙自然也註意到她眼神,笑著點瞭點頭,於是愈真拉著愈念立刻跑去下註瞭。

之前賣銀龍蜥的籌碼全部在愈真身上,加上本來采辦一些物資,加上本身的私房錢,愈真湊起來倒是真有一根會晶,於是全部下瞭下去。

愈念見到姐姐居然下瞭如此重註也有些驚訝,甚至忍不住提醒道:“大姐,你真相信李玄映?”

“為什麼不,愈念,你有多少也下多少!”愈真雖然不好說出情況,但這是賺錢的機會,自然不忘瞭提醒妹妹。

愈念雖然覺得事情有些奇怪,但姐姐想來做事穩重,既然這麼做肯定有她道理,而且如今自己情況,若是輸瞭恐怕也不會有好日子,索性也把全部傢當三根運晶押下去。

下瞭註之後,愈念終於註意點,大姐竟然一點擔心都沒有,要知道,如今自己心裡可是七上八下的。

愈念不是不聰明,隻是剛才一直出於擔心,有些失神,現在她越發的發現大姐有些奇怪瞭。

魔門敗類

标签: